猫子

【周叶】远在天边(5)

怕你们忘了,主周叶,有双叶,有all叶。ooc预警,私设如海……


5

“知道回来了,又去和谁鬼混?”苏沐橙坐在叶修的办公桌前对着电脑打字,看起来正在编辑案件文档。

楚云秀和方锐坐在对面,听到开门声不约而同看向他。叶修心虚的往沙发上坐,“什么叫鬼混,我是协助人民检察官将罪犯绳之于法。”

“你可以去不要钱做你喜欢的案子,但前提是不能耽误自己的官司。”方锐看起来有些动气,“企业顾问这边的事基本都帮你推了,作为合伙人,你也得靠点谱啊。”

楚云秀点点头,“还不如我这个前任代理人上心。”

“说真的,”苏沐橙突然变了语气,从显示器后面探出头,“难得见你这么上心,是不是喜欢人家。”

楚云秀气急,“你瞎说什么!”

叶修忍不住笑,楚云秀和苏沐橙立刻同仇敌忾,异口同声道,“你还好意思笑!”

“是我不对,这不被官大爷缠得脱不了身嘛……”叶修捂脸,这案子要是周泽楷主审,他这也算得上为工作献身了。

苏沐橙看起来一个字也不信他,也懒得和他扯皮,只忧心忡忡道:“说实话,这案子我要早知道就不会让你接,起诉方是BK地产陈夜辉,代理律师是刘皓,都是小人,又全跟你不对付。”

“呵呵,”叶修冷笑,“还怕了他们不成?”

“你最好小心为妙。”楚云秀道“被告显然是被诬陷,但是证词问来问去就那几句,套好供似的,这种官司不输才怪,不知道是不是有把柄在他们手里。”

叶修打了个响指,“我最喜欢有隐情的案子。”

苏沐橙在键盘上十指翻飞,嘴里却道,“我看你不做刑侦可惜了。308少了盆多肉,非说是517偷的。现在俩主妇正在楼下街道办吵翻天了。你要不发挥一下特长帮陈果解个围?”

叶修侧耳听了听,窗外果然人声鼎沸,立刻拍拍裤腿站起身子道:“系花师妹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嘛。话说一审法官是谁?”

“问这个干嘛。”楚云秀狐疑道,“新区中院的唐昊。”

叶修笑得猥琐,“看看有没有你的原因。”所谓原因无非就是潜规则那些事,楚云秀容貌姣好,从业以来时常遇到。曾经有法官鬼迷心窍不依不饶,最后被楚云秀搜集证据直接实名举报。唐昊虽然在新区近年表现突出,但也不算特别有资历,大约也不敢惹她。楚云秀自从业来一直营建以无可非议的实力女律师形象,一向最忌讳这个,谁提跟谁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说完就敏捷的闪出门外,背后飞来的物体咚的砸在刚好关上的门板上,大约是他的镇纸,叶修心疼的咂嘴,但也不敢回去捡。手机嗡的响起,是方锐发来的当事人姓名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楼冠宁?这名字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在别墅区门口被埋伏的记者团团围住,叶修才想起来楼冠宁是谁。然而已经太晚,车窗和挡风玻璃已经扒满了人,镁光灯闪烁不停。叶修用胳膊肘挡住眼睛,看到上来解围的安保便立刻开门突围。记者穷追不舍的追问。

“请问叶律师这时候来见楼总,是不是要作为上诉代理律师。”

“听说楼案有转刑事案件的可能,请叶律师是否知情。”

“请问叶律师是准备作无罪辩护还是有罪辩护。”

“楼总一审证词疑点重重,是否有隐情?”……

等叶修终于站到楼冠宁家门口,已然全无精英律师的体面。好在楼冠宁见了他蓬头乱发衣衫不整也不以为意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后,露出心满意足的神色,“叶大律师,终于见到本人了。”

叶修吁了口气,“呵呵,楼少见笑,您可是比明星还明星。”可他竟然一时间没想起来,作为BK地产最年轻的CEO,一直被誉为地产界小超人、红三代的智商颜值担当。公众形象一直正面向上,没绯闻没负面新闻,要说楚云秀暗恋他,叶修还真觉得可信。

楼冠宁邀他喝了一席功夫茶,叶修在茶几前坐得屁股疼,CEO也不过是把一审庭上的证词重复了一遍。既不认罪,也拿不出无罪证据。

叶修昨天一整晚都在看案宗,事情在心里盘得如临其境。楼冠宁去年为拿本市新区的三块宝地,与新区政府合作开展了一个轨交拓展项目,原本是双赢的方案,结果发布会前一天突然取消,双方谁也没出来解释就此不了了之。过了一年,作为BK法务总陈夜辉代替BK地产起诉现任CEO楼冠宁泄露商业机密,导致地块流拍,项目中断,要求其赔偿公司巨额违约金。

之后三块地分别被两个开发商取得,最大的得益者是现任首富家的ZD地产,它替代了BK地产与政府低调达成了新的轨交项目协议。

对楼冠宁最不利的证据是他与ZD地产的太子爷钟少在过去两年都有过多次密切接触,楼冠宁却一口咬定与钟少只是普通朋友见面,并无涉及商业洽谈。可偏偏在ZD地产拿地之后,楼冠宁的户头显示有钟少父亲个人账户给其转入了五千万的款项。

一审钟家父子均拒绝出庭作证,代理律师与楼冠宁口风如出一辙,否认一切指控,但对于两人会面目的及款项缘由,都不作任何解释。

“他们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我泄露协议内容及拿地方案。”楼冠宁翻来覆去就是这句。

“我不想浪费时间,楼总。”叶修叹了口气, “BK有国资背景,你作为CEO也隶属公职人员,地块流拍及项目失利总共给BK地产造成超过15亿的经济损失。你这个案子极有可能转刑事案件。检察官说不准起诉书都打好了。公职人员收受贿赂,300万以上就可以判死刑。你作好心理准备了吗?”

“我请你来不是听你给我宣判的。”楼冠宁的语调依然斯斯文文。

“作为代理律师,我有权知道所有的真相。”叶修道,“楼总和钟少的会面与金钱往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?”

楼冠宁抬眼看着叶修,大律师的眼神总有种说不出的懒散,卷长的睫毛挡住了太多锋芒,此时略浅的瞳仁正目不转睛的审视着他,带着洞悉一切的锐利。

叶修与楼冠宁对视了一会,突然笑道,“楼少,你不介意我随便猜猜吧,5000万或许是分手费吧。”

楼冠宁平静的微笑,却有些苦涩意味。但也只是说,“没想到你也是,看来坊间传言不假。”

叶修全无辩解,“今天来不是讨论我的事的。楼总最好要想清楚,出柜还是坐牢,目前看起来你只能选一个。”

“我两样都不想选。”楼冠宁凝视叶修道。

“你可以继续维持你之前的证词,我也会另外想办法。”叶修作出起身告辞的姿态,“我估计逮捕令这两天就要到了,楼总你可以先行准备一下,根据取保候审的周期,你大约会在看守所待一周左右,楼总需要的话,我会提前帮你打点好。当然是要额外付费的。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楼冠宁紧张的跟着叶修一路追到门口,“我们已经结束了,我也绝对不会公开的。这是我的底线。”

叶修已经拉开门,“楼总,下次见。”

 

没过两天,叶修就接到了张新杰的约见,“你的案子立案转刑事了,你真是本事,每次都把民事案打进刑事庭。”

叶修举双手告饶,“张副官,这次可不关我的事。”

张新杰倒也没像张佳乐那边埋怨又要加班,只问他是不是要作无罪辩护,把已有证供理了一遍,又顺便东拉西扯了些别的,心情十分不错的样子。

刚走出检察院,周泽楷的电话就来了,这时间掐的太准,叶修怀疑他是不是给自己作了全球定位。于是也不用回律所了,直接步行去幽会。

屋子里静悄悄的,只有浴室有淅淅沙沙的水声传出,叶修索性也脱光了进去。周泽楷听到开门声转过来,伸臂就把他带进怀里亲吻。

一吻结束,倒也没有要马上就做的意思,反倒说起了工作“你那个案子……”

周泽楷说长句子必须有大停顿,叶修总是忍不住帮他补齐,“我刚刚从张新杰那边出来,起诉书不是还没好?你已经收到风声了?”

青年法官点点头,言简意赅道:“院长很重视。”

也是合理,当事人都不是普通人,又涉及两大国企及新区政府。隐情太多,要把事情闹明白说清楚了,几乎是不可能。所以叶修早就盘算过了,楼冠宁不肯说,那就是输。

难得叶修这么沉默,周泽楷忍不住摸上他的肩膀,“麻烦?”

叶修转过身退开两步,白腻的身体就赤裸裸的呈现眼前,他抬了抬下巴,“小周,我们之间谈案子可是违法的。这案子不会是你审吧。”

周泽楷思考了一下答道,“应该是我审。”

“那完蛋了。”叶修笑着摸了摸青年的脸,“我们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青年扶着bo起的下身在叶修腹部刮蹭了几下,顶端的液体滑溜溜的抹了他一肚子,才心满意足的笑道:“洗不清好。”


评论(4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