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子

【周叶】远在天边(11)

久等,感谢持续关注的各位。


11

难得有个双休,周泽楷想着叶修总归要睡到自然醒。谁料等他晨跑完回家人都不见了,周泽楷有种人去楼空的恐慌,虽然觉得荒谬,还是立刻掏了手机拨电话过去,电话秒通,那头声音嘈杂,引擎和鸣笛里传来叶修口齿不清的声音,“什么事?”大约是叼着烟。

周泽楷略为心安了一点,但依然闷声道,“有事?”难得周末,他节目都安排好了。

“跟你说过,”叶修道,“研讨会。”

叶修一说,周泽楷立刻想起来了,说起来还是他们的母校F大主办的经济法研讨会,但当时叶修没说一定会去,只说主办方士谦叫了他,到时候再看。其实他自己的导师张益玮也叫过他,他当时的回复也是看情况。不过后来忙楼冠宁的案子,还真是把这事给忘了。那头叶修见他这头不说话了,便道,“没事挂了。”

隔了半天,听到周泽楷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,那边才笑了一声掐了电话。周泽楷手足无措的在玄关站了一会,想来想去才给张益玮发了微信,问了他研讨会在哪里,也不等回复便去浴室冲澡。等出来的时候,张益玮已经把日程发过来。为期两天,除了宣讲,还有分组拓展,聚餐什么的。他瞄了眼手表,现在赶过去,估计不会迟到很久。

然而预计是一回事,实际总是另一回事。主路的出口正好在校门对面,可不管何时都会堵,前方有个大型休闲购物中心,周末过去的车从车库闸机口一直排到主路出口。就连周泽楷都忍不住发了路躁症,前车插队,他发泄一般的按了几声喇叭。生气也没用,等他挪出主路赶到会场宣讲都过了一半了。

讲课的是系里的老学究,看到他进来推了推眼镜看了一会,估计也没想起来是谁,便由着周泽楷挑了空位坐了,才又重新对着讲义讲起来。周泽楷坐定了才环顾四周,发现都是熟面孔,江波涛肖时钦喻文州黄少天,竟然连检察院那一伙也都在,韩文清和张新杰坐一块,张佳乐倒是没和他们坐一起,边上是个生面孔,正和他小声的交谈着。叶修和苏沐澄楚云秀坐在左前方,楚云秀回头对他眨眨眼算是打了招呼,苏沐澄倒是鬼头鬼脑的看他好几眼。叶修早就睡着了,趴在桌上睡得脸都变形了。周泽楷看着他挤成奇怪形状的嘴唇,不由突然起了捉弄之心。他看了一眼台上目不斜视宣讲的老人,正儿八经的拿出笔记本,一页纸被撕成好多块,捏成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纸团,对准了叶修便挨个扔过去。

学生时代周泽楷从未干过这种事,但也不影响他的命中率,纸团锲而不舍命中叶修的眼睛鼻子脸颊嘴唇,饶是睡得再香,叶修也茫然的睁了睁眼,周泽楷正觉得心中浮现出无限快意,不料台上的老学究突然停止了讲课:“同学们都是业内精英,今天齐聚一堂过来学术交流。这位迟到的同学呢,显然是有特殊的交流对象  ……”

周泽楷突然被点名批评,直接从脑门红到脖子,不料老学究还没打算放过他,继续道:“不过呢准头还要加强训练,女同学没扔到,把边上睡觉的男同学吵醒了。”

整个学术厅轰然大笑,躺枪的苏沐澄也忍不住趴在桌上笑得耸肩。只有刚睡醒的叶修目光呆滞的看着周泽楷,一副不知身在何方的茫然。周泽楷看着他这幅样子,心脏的角落里却涌起莫名的甜蜜。像是偷偷早恋的学生党,巴不得被谁识破了关系才好。

 

午餐是团餐标准,学术交流中心的中餐厅摆了十来张圆桌,法院和律师分别抱团围坐,江波涛一落座就低声道,“以为你不来了。”

周泽楷没答他,眼睛跟着叶修转,叶修一坐下便拢着边上男人的肩膀谈笑晏晏,江波涛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,便低声道,“王杰希,听说和叶神关系……很铁。”

王杰希他知道,是本市另一间出名的律所——微草律所的合伙人。虽然未曾谋面,其人其事也略有耳闻,总觉得和叶修不是一条路上的。此时王杰希像是感觉到他的视线一般抬了头,两人对视了一会,王杰希便移开视线又重新和叶修交头接耳的聊起来。

肖时钦姗姗来迟,他一坐下便顺着周泽楷的目光朝叶修那边看了一眼,坏笑道:“小周又在看女同学?”

这时一直忙着倒茶添水的喻文州笑道:“晚上叫上隔壁桌联谊一下。”

“那必须的!”黄少天叫道,“哪能这么容易放过他们,这次可比院庆聚得还齐整。不把叶修放倒不姓黄。还有王杰希,把韩文清他们也叫上。欸,今天怎么没见张佳乐呢?”

“张佳乐去陪老领导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轩,他这么说谁也不奇怪,学生时代就听说他是业内百晓生。

肖时钦好奇道:“就是前阵子被走私案牵连的孙哲平?听说他辞职后去做企业法律顾问了?”

李轩嗯了一声,转向周泽楷道:“就是之前周庭长那个案子的当事人楼冠宁那边。”

“有了孙哲平,他还去找叶修。”黄少天撇嘴道。

李轩点头,“孙哲平原来是法院系统的,应该没去考律师证。”

话题到这里戛然而止,周泽楷在心里转了好几圈想把话题引到叶修身上,好让李轩透露点关于叶修的消息,几次话到嘴边,还是觉得唐突。正要作罢,见喻文州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,便道:“周庭长几次欲言又止,想必一定想知道些女同学的事情,譬如和边上的男同学什么关系。”

周泽楷听喻文州不怀好意的加重了男同学几个字,只觉得他坏透了,和工作时的喻文州简直判若两人。李轩倒是露出了然的笑,压低声音道,“放心吧,他俩一定是清白的。”

“清白这个词用在叶修身上,简直哪哪哪都不对。”黄少天嘀咕道。

李轩笑了笑,“我倒觉得这个圈子里大概没人比他更清白。”

黄少天虽然嘴硬又驳了几句,但看起来没有人不认同这点。周泽楷内心翻涌,哪怕是他俩如今的关系,叶修也处理得相当利落,该有的不该有的,从未见他有一点纠缠,譬如现在,即便叶修和他对上目光,也能神情自若的和他点头招呼,神情礼貌而生分,就如同所有不相熟的同行。他自己却完全没办法。没办法不去注视他,没办法把所有界限都清晰的割裂。

 

说了晚上要聚,下午上课都没心思。所谓互动单元都被黄少天用来安排联谊了,约人订场子安排菜单,为求不醉不归,连房间都订了,学术中心的招待所,着实方便。周泽楷问好碰头时间,便溜去拜访张益玮,反正一直盯着叶修也是闹心,不如眼不见为净。

只是到了晚上周泽楷就后悔了,一个没盯住叶修直接没出现。大包厢聚得齐齐满满,唯独不见叶修和王杰希。周泽楷的心要沉到海底,才听江波涛道,“王杰希有事绊住了,叶修被一个电话叫走了。”

这种解释根本于事无补,一个电话又是何方神圣,周泽楷毫不避讳的掏手机发消息,对面一桌觥筹交错全不入眼。叶修倒是回的快,“叶秋找我有点事。”

周泽楷回了个苦脸过去,又加了句,“早知道就不来了。”

“别这样,晚点去找你。”叶修在句末加了个眨眼笑的表情。

有了这句话,周泽楷才把心又揣回肚子里。等重新回到饭局,桌上都敬了两轮酒了,周泽楷本就不喜欢热闹,这时候更是沉默。倒是喻文州像是一直注意他,他刚举起杯子,便听他调侃道:“周庭长总算是回魂了,江副庭快要被灌醉了。”

果然江波涛被围困在张佳乐和黄少天中间,被两人一左一右说得全无招架之力,这时黄少天见周泽楷放了手机,立刻弃了江波涛过来敬周泽楷,周泽楷没等他开口,便朝他举杯来了个先干为敬。黄少天像是没料到周泽楷会如此爽利,也立马豪气万丈的一口见底。两人互相亮了亮杯底,黄少天便坐了回去。喻文州给他倒了杯茶,关照到,“你慢点,后天还要开庭。”

张新杰立刻举了杯子过来,“喻庭长别扫兴,难得兄弟聚聚,小案子哪里难得倒少天。”

“说得就是,走,去敬敬你们韩检察长。”黄少天一句话成功把火力引向韩文清,愣是韩文清平日都是阎王脸,这时也扛不住一通集火。几杯下肚,脸红得像关公,苏沐澄笑说这时候带着韩检察长上街,一准能逛出宵禁的效果。戴妍琦直叫苏沐澄被叶修带坏。这时已然半醉的黄少天突然拍桌怒道:“什么!叶修那混蛋连你都不放过!”

这话一出,桌面一阵安静,肖时钦立刻道,“少天醉了。”

黄少天挥手道,“扯什么呢,小爷才喝几口?你才醉了。小爷今天就是要好好批斗一下叶不修!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谁没被他坑过!”

喻文州变了脸色,立刻上前钳制住黄少天的一个胳臂,“少天,你醉了。”这话说得平静,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“小戴这丫头总是说错话。”肖时钦笑咪咪的指了指戴妍琦,又转向张新杰,“老张快上,配合和喻庭长带少天出去醒酒。”

周泽楷却不知何时已到了黄少天的另一边,架起黄少天道,“我来。”说罢便和喻文州不由分说拖着黄少天出门。尽管如此,张新杰也还是跟了出来。 


评论(12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