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子

【周叶】远在天边(10)

 


10

        江波涛一大早端着两杯咖啡在门厅等他,见他便招呼道,“进展不错?”总不会是问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闻着咖啡香气,点头道:“喝过了。”实际上和叶修同住后,为了叶修的健康,他早上也跟着喝牛奶。但在唯一知情的好友跟前,他很乐意展示一下‘进展不错’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江波涛撇嘴道:“秀恩爱死的快。”

周泽楷微笑着开了门,见江波涛跟着进了庭长室,便反手关好门问,“有事?”

江波涛点点头,“昨天你下庭晚,没接到通知,今天BK和嘉世的律师……是那个刘皓吧,约了见你。院长这边关照了孙翔这边和你一起。”

孙翔到法院系统之前是在嘉世当律师的,叶修离职时,是他顶替了叶修的职位。即便在法院这种口舌是非之地,他也似乎从不掩饰对叶修的不认可。院长指定旁听人选,一定程度上表明了某种立场,至少说明BK已经开始走上层路线了。

这多少有些不利于叶修的状况,周泽楷只是边听边利索的更换制服,并未露出任何表情,反倒在江波涛分析完毕后宽慰道,“别想太多。”

周泽楷一直知道,这个案子的输赢胜负,多少有些取决于上层,钟少能出庭,楼冠宁身后便多了ZD和BK抗衡,胜算会多得多,但钟家本来也是不必掺和的,之前周泽楷一直担心钟少未必会出庭,但北京一行回来,叶修势在必得的状态,必须是已经十拿九稳。

叶修要是在他手里输了官司,不知道要有多久不能上他的床。周泽楷苦恼而甜蜜的想。

 

客观的讲,孙翔虽然人缘差,但业务水准在二庭是数一数二的,只是带着立场和站队,周泽楷不由多了一分考虑。

然而真的见到刘皓和陈夜辉,孙翔仿佛对他们的套近乎并没明显的回应,反而面露尴尬的坐开了一个座位。对于这种不明朗的形势,周泽楷自有他的法宝——沉默。

陈夜辉和刘皓当然是有所图谋的,证据交换是合理要求,当然不可能仅仅是证据交换。孙翔公事公办的回复证据交换条件和要求,周泽楷只一言不发的等他们亮明真实意图。

“老孙说起来,叶修也是我们老相识了。”刘皓填着表说。“怎么样,他还是老样子吗?”

孙翔只答,“我没见过他。”

“轮回庭的法官叶修自然是招惹不起的。”陈夜辉笑道,“再说了,之前那些也就玩玩,送上门的嘛,谁会为了他丢乌纱帽呢。”

孙翔这下懵了,不知道要回应什么好。只回头看看周泽楷,庭长大人表情严肃,抿着嘴唇一句话不说。本来就是闷葫芦,这时候就更指望不上了。

刘皓还在继续说,“叶修是有些歪门左道的,但陈总你放心,周庭长一身正气,才不会着他的道。”

孙翔看了一眼周泽楷,这时候说套词总是不会错,“法官的判断依托事实本身,律师应尽量协助主审法官明确完整的事件真相。”说句良心话,孙翔看过叶修以前的案件存档,即便他对叶修的私生活再有意见,也无法否认他在这方面做得相当出色。当时并没那么清晰的概念,如今他从律师转成法官,换了位置,重新看律师的证据提交和辩诉书,才真心的佩服叶修。所以刘皓和陈夜辉这么个调调,他倒反而不乐意听。但在法院从业多年,他早就学会了尽量少表达意见,只好又一次回头看向周泽楷。

周泽楷此刻正是翻江倒海的时候,叶修过去的那些风流韵事他并非一无所知,他以为自己不在乎,但如今有人在他面前如此直白的说出来,却无异于在他心里扔了个炸弹。周泽楷低着头,胸口黑洞洞的被炸了个窟窿,他恨不能立刻飞到叶修身边,把他抓起来塞填进身体里,血肉交融再也无法分开。

然而此时他只能迟钝的看着当事人和他的律师,下意识的回答:“嗯。”

孙翔看着刘皓和陈夜辉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,真心忍笑到内伤。

 

电梯门一打开就有饭菜的香味,推开门扑面而来的烟火气无疑一场龙卷风,把心脏抛到空中旋转,叶修穿着围裙握着锅铲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,嘴里叼着半根烟,口齿不清的招呼道,“回来啦,马上就能开饭了。”

十几年都没这样了,回家就吃现成的,周泽楷有些晕陶陶的,滞压心底的不愉快瞬间就被大风吹散,下意识的做到餐桌边,才发现公文包都没放。

叶修端出两盘菜,诧异道,“怎么不去换衣服。门也不关。”

周泽楷突然扔了包拉住叶修亲他,叶修哎哎哎的躲闪,拗不过他追逐,只好配合着热烈而短暂般亲了会,便赶紧推开青年,“关门!”

换好衣服坐到饭桌上,每个菜都挨个尝完,周泽楷才终于能平静的说话,“好吃。”

叶修不屑的笑了笑,“不做又不代表不会。”

“怎么学的。”

“叶秋不喜欢吃大院儿食堂,难得做做给他改善改善。”叶修扒了口饭道。

“能不能聊以前?”周泽楷漫不经心的问,天知道他做了多久心理建设。

叶修夹菜的筷子停了停,笑道,“你像是会聊天的人吗?说吧,你想知道什么。”

真是一针见血,周泽楷愣了半天也没想出要从哪里开始,一口米饭嚼了半天,才艰难的咽了,“算了。”

周泽楷说算了,叶修还真就不往下说了,沉默的吃完饭洗好碗,两人便极有默契的进了浴室。叶修像是早准备好了,眼神便与平日不一样,似笑非笑的看得周泽楷心火大盛,一时就想把他就地法办。叶修的气质明明和阴柔半点不沾边,却着实有点风情万种的意思,就像即便他总是吊儿郎当的样子,却总透着些古怪的王者风范。有时候他也会漫无边际的想,叶修的驭人术应该是极好的,只不过不屑于此,无论在职场还是情场。

比如当下,叶修摆明了要诱惑他,他便真的如他所愿沉沦在性爱里,无法思考,无法停止。快感总是真实而强烈,汹涌如潮。

潮退梦醒,一切又恢复原样,平静而恬然的日常,仿佛从未有过暗涌。

叶修照例赖在床上看书等早饭,杯里的牛奶已经晾了一会,结起一层微皱的奶皮,吐司机叮的跳出两片焦黄的面包片,平底锅里的培根嗞嗞响着卷了边。

他再也不会想知道所谓过去,周泽楷突然想,如果叶修只能给他现在,那就只要现在。

 

从庭长室走到院长室,要穿过整个回廊,中庭中央留着一棵古松,当时建新楼时特意留下,被誉为镇院宝树.前两年针叶突然枯黄了一片,找专家看了好久才掘地三尺挖出一段烂根来.周泽楷看着树发呆,有些案子就如同眼前盘根错节的古松一般.周泽楷知道等他从院长室出来,叶修的案子就会有个结果,即便现在离开庭还有最后一周.

推门进去的时候,院长正在视屏电话,周泽楷愕然的立在门口,进退不得.院长却示意他坐下,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不难辨认,正是最高院院长冯宪君,周泽楷一出现在视频里, 就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冯老,冯宪君面容和蔼的打了个招呼,便直入主题到:”小周你手上拿个BK和ZD案,搞得特区政府很是下不来台啊。”

院长笑道:“好好的项目,突然牵扯上官司,弄得要排队要进局子问话。不知道的还以为犯了事。”

“前几天会上见到,吴书记还跟我开玩笑说姓韩的检察官太严厉,把市府配合调查的女同志吓哭了。”冯宪君也笑了。

周泽楷想起韩文清那张脸,也就叶修不怵他。冯宪君也没等他说话,便接着道:“我大致看了看案子,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都不得了,”冯宪君顿了顿,笑道:“就是太冲动。”

“可不是,”院长附和道:“两个小青年一时激情,可是闹出了大动静。”

冯宪君摆摆手,“也罢也罢,他们这回也得了教训了。叶家的小子也是能耐,这案子挖到这份上,能结案就尽快结了吧。让楼冠宁多赔点,BK也是懂得进退的。”

周泽楷心中大石落地,还没顾得上喘口气,只听冯宪君又起话题,“小周,你与叶修私底下有交情不?”

这问题……他下意识的点点头,接着立刻想解释是因为案子,但最终还是没能开得了口,好在冯宪君也并未深究,只顾接着说,“我知道你们校友聚会什么的碰头机会多,有空可以问问他是不是有意向来法院。”

周泽楷有些意外,不知冯宪君为何提起这茬,即便是有惜才之意,也不该是由他提起。果不其然冯宪君叹道,“他一贯离经叛道,少小离家,现在有这些成绩,也算是对得起叶将军的一世英名。”

话停在这里,周泽楷已经完全明白了前因后果,以叶修的行事风格,大概是永无可能去到处束手束脚的法院。只是意外获得的情报,多少让人心烦意乱。

 

即便如此,案子还是按流程进了合议庭,审了两次才基本有了结果。刘皓和陈夜辉大约也收悉上层意见,庭上失了锐气,叶修也并未落井下石,案子审得中规中矩,一如所有毫无火花的案子。期待着精彩庭辩的实习书记官打字打得直犯困。

判决前,行二庭和民四庭的审判组一起开会研究草拟判决书,周泽楷这边倒是利落判个罪名不成立。民四庭的肖时钦为赔款数额犯了愁,开了几次夜会研究赔多少才能给足原告面子有让被告心甘情愿。肖时钦平日断案颇为果断,再难的案子到他那边也不超过三审,外号小事情。如今小事情连着开夜车,周泽楷都起了心思作弊去问叶修。不料有人比他更沉不住气,肖时钦的小徒弟戴妍琦当着一桌人的面,就抓着脑门对肖时钦道:“打个电话给叶修,让他当事人透个家底得了。”

全桌人都为戴妍琦捏了把汗,肖时钦倒全不在意,只似笑非笑的回了句,“就你点子多。”

“咱们在这瞎琢磨,到时判多了被告上诉判少了原告上诉,咱们这日子还过不过了。你不和叶修挺熟的,问问怎么了?”戴妍琦说完 一圈人都不禁点头。

周泽楷愣了半晌,无端端的生出一股恼怒,也没管肖时钦什么表情,便斩钉截铁道:“五千万。”

戴妍琦噗嗤一笑,“周庭长果然是个辣手的,把楼少的分手费都赔出去了。”

“不吉利。”周泽楷表情严肃的说。

他在高院一直是不苟言笑的形象,这句冷笑话 ,把在场的一桌审判员都笑得掀桌。

于是数字就这么定了。也算是破了个人赔款记录了,好在是保密庭审,只要当事人你情我愿,肖时钦表示宣判起来无压力。

“史上最贵出柜。”戴妍琦一言定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后叶修也替楼冠宁肉痛,”这官司赢得跟没赢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表情不知为何觉出一些撒娇的意思,行动先于意识便拉他过来接吻。叶修被亲的莫名其妙的,身子都软了,才听周泽楷回道:“值。”

叶修翻了翻白眼,学着苏沐澄摇了摇手指:“富人逻辑。”

周泽楷没有争辩,握住叶修的手指亲了亲。宣判的时候,他多看了楼冠宁一眼。他面容平静的听完了宣判,便转头过去看庭下听审席,目光穿过双亲与最后一排的那位黏着在一起。那一刻,周泽楷是真心实意的羡慕着被告席上的人。


评论(8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