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子

【周叶】远在天边(9)

9
不要忘记看前面外链,密码还是zyrr


同居没几天法官和律师就狭路相逢在高院。叶修一脖子吻痕都没褪干净,便敞着领子泰然自若坐到会议室的椅子里。
书记官佟林好奇的连看几眼,最终在周泽楷严厉的注视下缩回了脖子,垂头盯着延期举证申请书看。
“为什么延期。”周泽楷直截了当的问。
“案件复杂,重要证人出差不在国内,证据整理需要一定时间。”叶修公事公办的答道。
“要延多久?”
“一周。”
叶修说完,佟林就又忍不住看他一眼,一周还延什么延,嫌我们不够忙是不是,你不会加加班?
“同意延期,十天内递交新证据,”周泽楷一板一眼的说,“没问题就在这里签字。”
叶修看着青年紧绷得随时会破裂的表情,不由起了逗弄法官的心思,接过纸张时,不露声色的在青年手心挠了挠。
周泽楷毫无反应,等叶修签完字便抽回纸,在另一栏签下自己的名字,看着并列左右的两个签名,突然就有了不切实际的联想,他捏着纸看了一会,才递给正举着公章上下不是的书记官,看着鲜红的戳印压盖在两人的名字上。
很多年以后周泽楷回想,大约就是这一刻,他才对自己和叶修的关系定位有了明确的目标。虽然在当时,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(佟林:不是每个小透明都有我这样不可取代的存在感……)

叶修一出接待室,手机便在裤兜里震动,“左转到底洗手间。”不用点开看都知道是周泽楷。
“别闹。”叶修秒回。
那边回的更快,“只是想吻你。走廊没有监控。”这么长一句,必须是事先打好字发的。叶修心里嘀咕着小年轻就是黏糊,一边还是认命的往洗手间走,不可否认,这种踏刃行走的隐秘快感,让他无法拒绝。
青年早就在洗手间候着,等叶修进了门便反锁洗手间,对视了一会叶修几乎要笑场,这种准备好要接吻的场景,实在太刻意了。很快青年的唇舌便倾轧而来,急不可耐的索取着恋人口中的津液。这么个吻法早晚要擦枪走火,叶修这么想着,便安抚的摩挲着青年的后颈。躁动的小兽果然逐渐平静下来,激烈的啃咬转化成缠绵悱恻的卷缠,直到两人都不得不分开换气,才气喘吁吁的额头相抵着对视。
叶修坏心的屈起膝盖蹭了蹭青年的胯下,令人吃惊的是并没有那么硬,半软的一条安分的卡在内裤里,“不会坏了吧。”叶修坏笑。
“晚上试试?”周泽楷挑着眉摸了摸前辈,难得叶修处于劣势,青年倒也没有落井下石,只厚道的问了一句,“要不要帮你?”
叶修摇摇头,眼前的青年刚刚给了他一个不含情欲的吻,这对他来说太陌生,几乎无法深思其中的深意。他莫名的焦躁起来,比起这个,他更愿意痛痛快快的来一炮。

那晚之后,叶修连着三天没回去,胡子拉渣的窝在办公室整理证据,连包荣兴都看不下去,拉着苦大仇深的乔一帆问,“老大什么情况。”
乔一帆正愁没处说,“就是那个楼总案呀。老大找了钟家少爷出庭,钟家老爷又不乐意,这段时间丢了一堆给政府拿地时的存档记录,让看能不能找出有用的证据。可ZD和政府哪能没猫腻呢,所以这个能用,那个不能用的,烦死了。早知道举证延期个一个月嘛!”
正巧方锐经过,包荣兴拉住他问:“老大这样要不要加个人帮忙啊。”
方锐拍拍他肩,“他搞得定。”
走进办公室,魏琛从显示屏后探头道:“你确定?”
“他那就是做做样子。”方锐道,“怎么可能公开所有交易细节。楼冠宁要脱罪只有靠钟少。”
“丫也演的太逼真了。”魏琛骂道。
方锐笑着倒了杯茶往隔壁走,叶修依然有违常理的埋头苦干中,“我说,你刚胖起来的两斤肉,这几天又瘦回去了。”
叶修斜眼看了他一眼,本来没事,被他一说吃了几天泡面的五脏六腑都集体抗议起来,浑身上下哪哪都不舒服。叫嚣着要吃一顿好的。"想请我吃饭可以直说。”
“想找你吃饭的可以排过浦江。”方锐笑道:“我就不凑热闹了。”
话音刚落,叶修的手机便好巧不巧的嗡了两下,在方锐一脸欠揍的表情下,叶修心情暴躁的点亮手机,是周泽楷的每日报到短信,“回来吃饭?今天蒸鱼。”
看着字叶修都能闻到那股鲜香,他们是不是串通好的,叶修恶狠狠的回了一个字,“回。”
青年立刻回复了一个咧嘴笑脸。表情符号什么的,和周泽楷也完全联系不起来,叶修不由想象了一下周泽楷龇牙大笑的样子……还是算了。
“我就说吧。”方锐笑得瘆人,“不过叶不修,我感觉你最近有状况。”
叶修点了支烟,喷出一口白雾,“我一直状况不断。”
方锐左右思量,但最终也只是说,“你能handle就好。”



注,1,引用于库克的出柜宣言。

评论(6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