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子

【周叶】远在天边(8)

8

叶修醒来时,身上已经恢复干爽。周泽楷还没走,水盆和热水壶在房间中间一字摆开,电热水壶呲呲啦啦的在烧水,青年背对着他不知道在忙什么。

叶修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点亮了看时间,周泽楷听到动静转过身来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可眼神里并没有愧疚的意思。

 “你还不走,要等我一起上班?”叶修失笑。

周泽楷靠过来坐到床沿,就着晨晖的光亮看叶修,睫毛在脸上投掷出浓重的阴影,但他依然执着盯着睫毛缝隙中的瞳眸看,很多说不出的话堵在喉头,最终只变成一个坚定的邀请,“一起住。”

叶修龇牙咧嘴的坐直了身子,股缝里有薄荷的清爽凉意,周泽楷竟然还出去买了药。黑暗里两人面对面沉默的坐着。青年始终用温和而坚定的目光看着他,耐心的等待他的答案。

等待的时间漫长煎熬,周泽楷想起发榜前同学们的坐立不安,抑或是司法考试后同僚们的忐忑纠结,这些他直到今天才有了切实的体验。他全神贯注的考虑若是叶修拒绝他,他要怎么说怎么做,可是一切的努力都徒劳,他根本无法在焦虑的情绪里正常思考。

面前的前辈似乎并没过多的考虑,便玩世不恭的笑道,“先说好,可不能天天这样。”

难以置信。周泽楷感觉自己被投掷在惊喜和失落混杂的漩涡里。叶修答应得太容易,住在哪里对他来说大约就只是字面的涵义,再显而易见不过的深层邀请,却像浮尘,被叶修轻巧的吹散在空气里。

那又怎样。周泽楷对自己说,至少他再不用望眼欲穿的等待见面。

 

他以为叶修没多少东西,可到了搬家那天,驶进小区的牧马人装得跟个货车一样,后头还跟着一辆mini,行李架上都绑满了东西。他认得那是苏沐橙的车。

苏沐橙见到他也难掩惊讶,连看了叶修好几眼,叶修倒是神态自若,“小周,沐橙,你们认识吧。”

其实并不算正式的认识,苏沐橙做企业顾问做得多,案子大多是合同纠纷,民案庭去的多。但周泽楷名气大,业内多多少少都关注过他,苏沐橙也不例外。

而叶修身边的人,周泽楷多少都查过人家户口,这种互相暗中关注的情形一时间真有点让人不知所措。倒底还是苏沐橙落落大方的伸出手,“周庭长,久仰。”

周泽楷赶紧伸手相握,“苏律师你好。”

“你们这是要开庭?”叶修露出蛋疼的表情。

苏沐橙对着罪魁祸首剜了一眼,“搬东西!”叶修立刻作投降状。

 

叶修本以为要搬去里弄,不料周泽楷给了他另一个地址,倒是离他律所近不少。这是老租界的一个高端社区,小区的入口隐秘的藏在老洋房间的小径里,绕了好久才找到,区内也就低矮的几栋多层,周围树木环抱,非常隐蔽。

公寓内装是典型的豪宅路数,黑灰金低奢金属风,叶修看过楼冠宁和钟少在伦敦海德公园边的豪宅,风格倒是有几分类似。

苏沐橙抱着叶修的一箱宝贝,全无功夫欣赏,只问,“放哪间?”

周泽楷立刻红了脸,客房全无准备,倒是把主卧里收拾了七七八八,空出了一半的位置给叶修。

“先随便放吧。”叶修把手里的整理箱往沙发的边上挪了挪,“一会先吃饭去,回头我再慢慢收拾。”

苏沐橙一腔郁闷无处诉说。周泽楷慌慌张张从冰箱掏了好几瓶不同品牌的矿泉水,往苏沐橙跟前递去,满怀歉意的说,“没有准备。”

大约是说没准备别的饮料,苏沐橙凑过去挑出一个绿瓶子,“谢谢,这个就很好。”

周泽楷又捧着剩下的往叶修凑了凑,叶修摇摇头,“你们休息会,我去把剩下的搬上来。”

苏沐橙看周泽楷放下水瓶要跟去,立刻拦着道:“出钱的人就不用出力了,让他自己去搬!”

叶修作出惟命是从的姿态,一溜烟跑了。留下周泽楷手足无措的站在客厅中间,反倒是苏沐橙正襟危坐在沙发里,仰着头道:“说实话,我很意外。”

也没等周泽楷回答,便又道,“叶修跟我说找人合租,没想到会是你。当然我无意探究你们的关系,可你们一个律师一个法官……”

“我喜欢前辈。”周泽楷打断苏沐橙,这是他第一次对人坦诚这份感情,没想到会是苏沐橙。他知道叶修当年在苏沐橙兄妹家里寄住过两年,他们之间,应是早已情同血亲。叶修能带她来,就不怕她知道。

苏沐橙这下是真意外了,“你不想做法官了?!”

这个问题青年法官亦曾无数次在心里权衡,最后的结果是没有结果。有时候他鸵鸟心态的想,若是真到了非此即彼的那一天,选择自然会浮现。

见周泽楷不说话,苏沐橙硬下心肠道,“叶修心里有人。”

青年紧绷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,如雕像一般凝固的面容触到苏沐橙内心的柔软,只叹息道,“这些年他身边来来去去那么多人,从来没认真过。但我知道那些人多半也不是真心,真要有人当真,他反倒会拒绝。我知道他不是滥情的人,但总感觉不管谁,和他都不会有未来。他自己从来都活得像没有明天一样。”

周泽楷知道苏沐橙说得大约都对,但到了这一天,他早就不准备后退了。隔了半晌,他才硬邦邦的道,“谢谢你。”

如此生硬的三个字,苏沐橙依然能感觉到周泽楷的诚意。她从来没插手过叶修的私事,这是第一次。也是因为眼前的青年太完美,无论谁都不忍心看他陷入情场职场危机重重的境地。然而周泽楷似乎早就想好了一往直前,即便前方是万丈深渊,他也无所畏惧。

站在叶修这边,苏沐橙又不无骄傲的想,叶修值得。

 

尽管周泽楷对苏沐橙了解的叶修好奇到了极点,但以他的德行,苏沐橙但凡作出不打算再说的姿态,他便绝不会再多问一句。看看快到饭点便撤退到厨房做饭,所幸多备了一些食材,等叶修忙完好赖弄了四菜一汤出来。

菜盘端上桌,苏沐橙立刻对他刮目相看,叶修咂着嘴,“啧啧啧,瞧瞧人小周,想想你们兄妹当年给我投喂的那几吨方便面……”

苏沐橙也不生气,“你这是嫌贫爱富。”

三个人落座吃饭,只叶修和苏沐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从菜式聊到案子,周泽楷像空气一般默默的吃完退席,又去切了水果端来,两人才突然想起他一般,苏沐橙接着案子关照,“现在你们正好是同一个案子的法官和律师。楼冠宁又是个公众人物,一定要小心,千万别被人看见私下见面。”

叶修道,“我们俩在一起根本没空说案子。”

苏沐橙完全没多想,立刻回答,“我知道你公私分明得很,但别人不会这么想。”

周泽楷却早就红了脸,本本分分的回答,“我在楼下另租了一间。”

这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。叶修脸皮这么厚,都有些尴尬,苏沐橙却衷心感慨,“多金开挂模式。”

 

真住到一起,叶修才发现多金法官清心寡欲得很。家里的书都只有严肃专业类,其余和娱乐相关的一概没有。更别说游戏电视小玩意。

相比之下,叶修光游戏的正版光碟就码了一整排,外加一箱唱片,一起放在周泽楷给他空出的两层书架上。外加各种手办周边,热热闹闹的和其他层书架完全不是一个风格。

周泽楷着迷的看着画风突变的书架,这才突然有了叶修住进来了的真实感。叶修还在叨叨说要找时间给他缺失的学生时代补补课。他便难耐激动的拉他过来亲吻,他把唇瓣用力的按压在叶修的嘴唇上,单纯的亲了一下。又嫌不够似的亲他的鼻子下巴脸颊。

叶修挡了挡,笑道,“今天搬得我人都要散架了,来日方长,我的法官。”


评论(8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