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子

【周叶】远在天边(7)

这么多人看过了还被吞,我也是醉了。。。我明明很克制。。。


7

走进ZD大楼电梯时,叶修准备了两万字腹稿来说服钟大少爷。然而事情比想象的简单,钟少爷只看到叶修的名片夹,便变了脸色,不由分说的夺在手里,里面一摞名片纷纷扬扬落了一地。

梳着油头的少爷对着铁盒子的纹理端详了半晌,才冷着脸问,“这个怎么在你这?”

叶修瞅着富二代孩子气的紧拽着名片夹质问他,由衷的感慨楼冠宁真是个狐狸。名片夹是楼冠宁进看守所的时候掏出来的,贴身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,手表戒指钱包手机哪怕是袖扣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,唯独这个名片夹画风突变,怎么看都不像是楼冠宁的东西。他也就多看了两眼,楼冠宁便随手丢给他,“送你了,全球限量。”

叶修回去研究了半天,也没闹明白限量的点在哪里,带着用了几天,也没个识货的人认出来。原来自己早被人算准了当枪使,靶点贼准。

对峙了半晌,叶修完全无言以对,倒还是钟少先沉不住气,“他怎样了。”

“一审败诉。”叶修简单回答,“二审我看也没什么希望。”

“所以你倒底是谁。”

一地的名片你问我是谁,看来名片夹一定有故事。叶修无语,但还是伸手道,“叶修,他的律师。”

对方全无握手的意思,只把他的手晾着,追问道:“那叶秋是……”

“是胞弟。你要是有意向要与他合作,我可以为你们引荐。在此之前,先跟我说说五千万分手费的事。”

“他告诉你了?!”钟少露出惊怒交加的表情,“他跟你说是分手费?”

叶修也有些愕然,难道不是?回想一下小楼同志倒真没这么说过。便道,“我猜的。钱从令尊户头转出,家庭压力?”

“还没到那一步,他就甩了我。”钟少笑了笑,“那笔钱是我们一起在伦敦买的公寓,属于他的那部分。”

真有钱。叶修咂舌。“那这笔钱真是害惨他了。”

钟少沉默了一会,才道,“我想过为他作证,是他不想公开。过去的事,他大概再不想提。”

两个傻瓜。叶修叹了口气,“我看他也是不想你被迫公开性向。”

“我性向正常得很!”钟少愤愤道,“还不是因为他,因为他……我才……”钟少“才”了半天也没挑到合适的词汇。

“我懂。”

“你不懂!”

“我懂,我也喜欢男人。”

“什么?你是他的新男朋友?”

这下叶修相信钟少真是标准直男无误,但还是澄清道,“我只是他的律师。”

钟少狐疑得看着他,完全不信的样子。这两人大约是真爱。在爱情面前,这个新闻里的风流富少才会变成眼前这个样子,猜忌犹豫、患得患失。看样子他要不能拿出点有力证据来,对方大约要扑过来和他打架,叶修只好说,“我有……呃,男朋友了。我已经去拜访过楼外长,清白还是性向,他老人家已经做过表态,如果你可以作证,他后面就不会为难你们。我可以帮你申请保密庭审,但是不能保证消息一定能封锁。基本上,你要出庭,就要作好对令尊出柜的准备。”

钟少并没考虑很久,只问,“我能不能见他一面?”

“最好是马上。”叶修微笑道。

 

方锐从对面的三层小房子里出来,整个三层就全黑了。借着路灯的光线,依稀可见窗户上简单的挂着“兴欣律所”的简易招牌。

周泽楷坐在律所对面的法式简餐店,又一次按了重拨键。电话里依旧传来语音讯息,今天一整天都这样。周泽楷对着挂机界面,心情犹如沧海孤舟,没个着落。

北京回来后,叶修就忙得脚不沾地,根本没工夫理他,连开庭通知都是方锐替他来约的。钟家应该是同意出庭了,这点他从未怀疑过,不管涉案人背景多复杂,叶修总能找到其中微妙的突破点。 这种本事在人际关系上也体现得尤为显著,大约真的没有人能拒绝他。不管是怎样的关系定位,这都完全取决于叶修自己的意愿。

所以在生日这天,叶修大约会很忙。即便如此,周泽楷依然希望今天陪着他的,能是自己。今年他没抱什么希望,但他笃定,不管要几年,这一天总会变成他和叶修独有的节日。

夜深了反倒热闹起来,隔壁餐吧有驻唱歌手在广场上唱歌。虽说是等人,周泽楷开了一瓶白葡萄酒,自酌自饮,并无等待的焦虑,说白了他也不知道叶修住哪里,在他的律所边待着,也不过是寻求些许莫名的安慰。至少和他的某一部分在一起,这种感知让他平静。

酒瓶见底的时候,对面小楼下停了一辆深色的捷豹,复古车门打开,下来的人和叶修有一模一样的脸,这是叶秋。他绕过车头打开副驾,从里面架出一个软绵绵的身体,看样子是喝醉了,男人将醉酒的人的脑袋搁放到自己肩膀,一手护着怀里的身体,一手费力的关上车门。

不用看脸,周泽楷都知道醉汉就是叶修,他目送着兄弟俩进入律所,看到某个窗户亮了灯又熄灭。再看着叶秋出来,发动车子开走。

叶修居然真的是住在律所的。

 

值班室亮着灯,但完全没人注意到他。周泽楷摸黑从疏散楼梯上去,像刑侦人员那般摸到门口,公共建筑完全没考虑要自动落锁,周泽楷直接开门进去,反手关门上锁。

黑暗中他的心脏无限鼓噪起来,即便没什么月光,他也能借着路灯微弱的光晕看清屋里的格局。一间不到8平方的杂物间,挨着墙摆放着一米宽的单人床,床头的旧木柜上摆放着简单的洗漱用品,这似乎就是本市最著名律师的住所。

周泽楷曾想象过去到叶修的住所于他欢爱,在独属于叶修的空间里,充满了叶修生活痕迹的空间里。可是眼前这个屋子,完全否定了周泽楷的任何关于叶修的猜想,所谓生活的轨迹或是现实的价值,于叶修根本就是个笑话。

大律师正如婴儿一般熟睡在逼仄简陋的房间里,周泽楷蹲在床头,轻轻摩挲叶修的嘴角,时常带着嘲弄的笑意的嘴角,现在乖巧得不像话。周泽楷俯身含住自己手指下方的唇角,耐心舔弄光滑的黏膜和牙龈,直到熟睡的人下意识的张嘴呼吸,青年的舌头立刻趁虚而入侵城略池。

身下的人渐渐的有了反应,呼吸不再匀长平稳,突然周泽楷被掀翻在地,叶修弹簧一样从床上坐起,胸口随着剧烈的呼吸起伏,眼神警惕而凶悍的看着他。

这样的叶修对周泽楷来说非常陌生,虽然也没持续多久,叶修便偃旗息鼓倒回床上,有气无力的问,“怎么是你?”


 下面看不老歌。。。密码zyrr


评论(5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