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子

【周叶】远在天边(1)

读前提示见序前。后面就不一一警告了。


1

江波涛再次见到周泽楷这样强烈的情绪外露是在大半年以后。那是个小长假前的周末,周泽楷握着手机快速走进他的办公室,他显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可他的眼睛里兴奋的光采根本掩饰不住。

江波涛什么都没来得及问,周泽楷就噼里啪啦报了一串案号,完全没给他反应的时间,又报了一个新案号。

他简直哭笑不得,他撕了便签纸递给周泽楷,“案号抄给我,现在说要我做什么。”

周泽楷脸上露出一个可谓羞赧的表情,但是行动却毫不迟疑,他快速的在便签纸上写好,递给他的时候眼神坚定,“我想……审。”

手上的结案报告写到一半,不管周泽楷意欲何为,但江波涛知道周泽楷一分钟也等不了,他果断的切换页面,去查看案件。

第一个案号是分行长贪污受贿案,江波涛快速的浏览案件概要,没什么特别之处。主审是第三中院刑七庭副庭长黄少天,公诉人是第一检察院张佳乐。江波涛又看了一下辩方律师,也算业内较为资深的律师。这个配置也算对得起当事人和他所犯的事了。

要说唯一不寻常的地方,莫过于主要证人是当事人的妻子。

江波涛马不停蹄的查了第二个案号,案件页面一刷出来,江波涛便立刻被一个名字吸引了,“叶修!”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周泽楷,青年的耳朵立刻红了。

江波涛张着嘴,机械的回头看案宗,脑子里乱七八糟,费了点功夫才看了个大概齐。这是之前受贿行长的夫妻离婚案,叶修是作为妻子的委托律师起诉离婚。主诉丈夫出轨、转移财产,要求两个孩子的监护权。常规来说这类案子,法官再同情弱势方,最多能判个共有房产,按妻子的收入状况,孩子肯定一人一个,至于转移掉的财产都没办法。

可案子到了叶修手里,就不能以常规状态来判断了。江波涛调出详细的庭审记录,第一次庭审起诉方没有实质证据,男方什么都不认,当事人直接情绪崩溃,不得不休庭。叶修在第二次庭审时开始作为代理律师出现,一上庭就递交了行长5年来个人及直系亲属的账户流水以及若干境外账户的情况。叶修本就专长经济犯罪类案件,搞这些证据实在是有点杀鸡牛刀的意思。数据分析的太透彻,很快案件就不再单纯的是离婚案了。民事庭的当庭法官冒了汗,离婚案也不审了,又一次休庭。果然没多久检察长韩文清就带人介入了。这才有了之前那个案子。

江波涛摘了眼镜捏了捏眉心,才发现周泽楷还笔直的坐在对面,表情严肃,眼神期待。他心里翻腾着一万个理由劝周泽楷,可最终却只是说,“我节后打电话给喻文州。”

“今天。”周泽楷有点抱歉的看着他,可语气相当坚持。

江波涛崩溃的拿起手机,直接搜到喻文州的名字点了通话。

 

在高院供职多年,抢案子这种事江波涛还是第一次做。业内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,但多少都是当事人背景太复杂,或者涉案范围太广,才会让中院直接移交案件到高院。若是涉及利益关系,抢案子抢到结仇也不是没可能。

好在江波涛知道周泽楷为人,在案子上绝对不会有私心。他这么做,多半是为了叶修。至于为什么,江波涛又是一脑子浆糊。喻文州行事一向进退有度,虽然在中院,目测前景也是大好,江波涛还真不想得罪他。开口的时候,他多少有些底气不足。可是喻文州出奇的配合,一副忙坏了求之不得的态度。案件移交报告下班前就递交到系统了,把当事人说得祸国殃民罪大恶极。

江波涛扶额,这人大约缺德事干太多,天要收他,离个婚都能遇到叶修。

 

小长假之后一大早,黄少天就跷着腿坐在高院刑二庭的办公区里,中院刑七庭的副庭长都过来了,这通常就意味着有麻烦的案子要上诉移交。弄得整个组心情都不太好。中院就不能把案子都判得当事人双方都服服帖帖,一个也不要上诉。

“黄副庭长,什么案子把你都给吹来了?”杜明没好气的问。

“行长离婚案……“黄少天看起来心情也不大好,没什么好口气,“你说离婚案都要进轮回庭,还能不能好了。”

轮回庭是本市业内通用的刑二庭昵称,刑二庭分管经济犯罪,来审的大部分都是上诉案件,回锅案。当事人大部分都是企业主,有些法官为了多谋些私利,总是来回来去的审,回锅肉轮番炒直到榨不出一滴油来。不知是谁给刑二庭取了这么个别号,瞬间在业内流传开去。如今对着刑二庭的法官,律师检察官也都轮回庭轮回庭的毫不避讳。

只是离婚进轮回庭,确实有些刷三观的意思。“离婚案?谁主审?”杜明诧异,轮到谁都是人生污点啊。

“据说是……”黄少天摸了摸鼻子,他也都有些不太确定,“你们周庭长……亲审。”

这下整个办公区都寂静了。

他们一直有优越感,觉得经济犯罪比起民事庭那些家里长短的,以及刑一庭那些杀人贩毒的,不知道要高大上多少。当事人智商地位一般都高。轮回庭在周泽楷来之前算是最肥的衙门。然而没有赶上好时候,周泽楷虽然年轻,作风却十分强硬,油盐不进,纪律问题根本别想。有人觉得他挡了财路,想扳倒他,最终自砸脚板的是多数,反倒帮周泽楷腾出不少机会。他们直辖市,中院里喻文州这样十年八年升的庭长已经算特别顺风顺水了,周泽楷在高院只用了五年,都说他背景怕是不简单。外加他长相出众,能力超群。屡次被最高院院长冯宪君垂青表扬。宣传部也爱他,找他拍的宣传照屡上法律在线主页。要不是上法律在线的多半是闹心得没空欣赏帅哥的,妥妥的网红没跑。

逼光闪瞎狗眼的周庭长,就要像个街道大妈一样审离婚案,整个轮回庭换了谁都有点接受不能。

“也不纯粹是离婚案。”江波涛这时走进来,解释道。

黄少天举起一根手指,神秘兮兮的说,“没错,是一桩离婚案引发的惨案。”

“律师谁啊?能把离婚案打进轮回庭。”吕泊远好奇得不得了。

黄少天表情顿时有点尴尬,江波涛看了他一眼,笑道,“你们应该都听过他。”他顿了顿,才报出名字,“叶修。”

办公室里顿时靠声此起彼伏。“叶神呀。”有女法官在叫。也有年纪大一点的露出那种意味不明的笑意。

吕泊远还在困惑,“叶神从嘉世离职后怎么沦为离婚案律师了?”律政界叶修的其人其事多数人都知道个梗概。以叶修的履历,什么牛逼律所进不了。

“离婚案都能打进轮回庭,”杜明道,“你服不服。”

黄少天这时不咸不淡的接到,“这还不是有人上赶着?”

“什么?我们周庭长会稀罕你这种大妈案?”一直没说话的周泽楷拥趸——于念——不服气极了。

江波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,正色道,“干活干活了。”又转头对着黄少天道:“黄副庭,你把材料交接给我就好。”

黄少天内心腹诽,周庭长架子还真大。

 

这还真是黄少天误会了江波涛的好意。

江波涛一个小长假没做别的,就光打听叶修了。电话打了一圈,同学亲友但凡认识的一个都没放过。

那天之后,江波涛才回想起在餐厅和周泽楷偶遇那个男人,之前他总觉得眼熟。直到周泽楷找来叶修的案子,才想起那张脸和叶修算得上是一模一样。律政界不比娱乐圈,律师不会天天卖脸,但是叶修却当之无愧本市律师界内的明星——律师一哥。

上学的时候,就分析过他好几个案子。无一不是传奇般的庭审记录。法官见了他都头疼。一方面是他手段厉害,打什么官司都赢;另一方面是他在圈内绯闻颇多,不管男的女的。传闻叶修看上的,遑论案子还是法官,但凡他要出手,没有不得手的。

可叶修也真是消失了两年。嘉世与他不和也是传了好几年了,早先嘉世靠着叶修的出色表现在业内立足脚跟,很快成长为市内最大的律所之一。可问题在叶修太爱打官司,又有强烈的个人判断。律所的生存一大半都靠签大企业的法律顾问,叶修却根本不屑于做这些没挑战的工作。况且大企业又有几个能完全清白,叶修非但不帮忙,还和嘉世的金主在法庭狭路相逢。这大概使得嘉世终于痛下杀手,之后叶修就全无消息了。

江波涛完全不知道周泽楷和叶修是什么时候有了怎样的纠葛,双胞胎兄弟也能一眼认出来。他从学生时期认识周泽楷,十几年的朋友一场,知道周泽楷主意很定,这两年周泽楷虽然表面平静,然而做什么都憋着劲,对自己心狠手辣得不得了。他内心的煎熬江波涛不是毫无所知的,种种迹象似乎都只能指向一种可能,可江波涛还是不敢相信。

不管怎样,对周泽楷,江波涛从没机会做什么徇私的事,但不代表他不会。

黄少天和喻文州都在叶修的绯闻名单里,外加黄少天这一副浑身不爽的态度,不管真假,江波涛连让他们最后交接的机会都不想给。直接电话通知了代理事务所兴欣事务所——这名字,江波涛只觉得无力吐槽——以及中院亲自到高院移交案宗归档。

不让黄少天见周泽楷,那也真是怕周庭长不会给他好脸色。


评论(7)

热度(74)